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亮眼 >书店作为聚合的场所 >

书店作为聚合的场所

小学教科书都有教,香港地少人多,寸金尺土;在这样一个地方,每一家独立书店,不管最终支撑多久,都是一个传奇。在香港,每一代文艺青年都有属于他们的书店记忆,可能在书店打工,或是学生时代常往打书钉,每个周末不到访不心安。前辈们会记得专售英文学术书的曙光书店,以及兼做出版的青文书屋,新一代肯定熟悉 Kubrick、艺鹄和序言书室:这些书店孕育过的文化人与知识份子,不知凡几。

很遗憾,我并没有赶上曙光和青文的时代,兼又不是文青,因此少时不曾踏足那个神秘的二楼书店世界。实际上我是逛连锁的 Page One 叶壹堂长大的。这个来自新加坡的书店集团,因为立足又一城、海港城等大商场多年,算是几代香港人的集体回忆,却在去年底全线结业。和朋友们谈起,大家至今也未能习惯没有 Page One 的又一城。

以精緻中产品味见称的连锁店倒下了,也不知何来的骨牌效应,二手书店实现会社和书式生活、设计书店书得起、精品书店 Open Quote、专售简体书的开卷乐书舍、还有主打中共禁书的1908书社等,彷彿约好般全都在去年结业。在媒体上,关于书店的消息常常以噩耗或讣文的方式出现,于是书店令人联想到濒危的苏门答腊犀牛,墓穴和棺木都备妥了,只待正式宣告物种灭绝的时刻。

虽然香港的租金极其高昂,书店经营环境可能比别处更严苛,但书店倒闭潮当然不是香港仅有的现象。大卫.赛克斯的《老派科技的逆袭》一书新近推出中文版,里面就提到三年前若想在纽约市走进一家新书店,「就像是在中央公园瞥见从附近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跑出来的一只长毛象在里头吃草,简直无法想像」。面对电子书与电子商务的挑战,过去许多人都预言过纸本书和实体书店大势已去,书店一家接一家倒闭似乎不是奇事。奇怪的是,虽然美国在过去二十年有数千家书店结业,但与此同时,书店销售额以至书店数目近年都持续增长,不见衰亡之势,这种情况亦和香港类似。

从2014年至今,小息书店、逢时书室、我的书房、地摊、比比书屋、解忧旧书店、生活书社、STAGE、偏见书房等多家独立书店在香港开业,其中不少更选址在以往较缺少书店的乡郊和新市镇如锦田、大埔、元朗等。经营者有的喜欢乡郊社区的共融气氛,有的相信旧书店不需要太多人流,安静点反而让大家有空间闲聊,有的定位为「社区书店」,希望建立一个像社区中心的场所。

无论对于经营者抑或顾客来说,书店作为一个线下的、让人面对面交流的空间,一直相当重要。购物一方面是功能性的行为,同时也是社交体验。我想起 Jen Campbell 在 The Bookshop Book 中提及的 Librarie Papillon,一家位于乌兰巴托的小书店:店在蒙古草原的边上,售卖英、法、德、蒙古语书籍,常备茶和咖啡,既招待从世界各地前往的旅人和作家,也欢迎常年在戈壁沙漠和山上生活的牧民。这些牧民每年会进入乌兰巴托一遍,储备物资,除了购买生活必需品,他们也常常来到 Librarie Papillon,请法国人店主 Sebastien 推荐好书。牧民从店主处得到故事,这些故事将陪伴他们度过许多极端酷热日子,和广袤星空下的漫漫长夜。书店和书,本来就是这样美丽的事物。

除了店员与顾客之间的日常交集,不少独立书店都勤于举办活动,旨在招聚志同道合者,让空间孵化更多的新想法和行动。以艺鹄为例,近期就组织了一个艺术书写研习小组,成员来到这个空间,暂时远离干扰,进入时间的摺缝,一起阅读和讨论。小组暂时没有可以称作目的性的东西,却能提供合适的温度与湿度,让一些未成形的什幺酝酿、滋生。

四年前,我初次到访艺鹄所在的湾仔富德楼,参与苏伟贞的朗读会。作家说道,「我们脚下的轩尼诗道好像城市裏的一条河流」,于是我将富德楼想成岛屿,又想,无论是艺鹄,还是其他因高昂租金而悬搁在半空的独立书店,其实都是一座座小岛──混凝土是市中心隆起的层积岩,高度成就岛屿,与现世就有了海的间隔。小岛生活,人味浓厚,岛民们有能力辨认彼此。如果我们能力拒网路书店的诱人折扣,还特地花时间跑去光顾我们喜爱的独立书店,那多数是因为,我们对于自己的岛、自己的部落有归属感,并珍视在书店这个空间可能发生的聚合。

大卫.哈维在《巴黎,现代性之都》一书中指出十九世纪巴黎的咖啡厅作为政治社交场所的重要性;而在廿一世纪的香港,二楼书店正是这种允许以至鼓励政治性聚集的地方,是可以跟陌生岛民深入讨论耕种、工运、警察暴力、六四的场域,也是我们应该珍惜的异质抵抗空间。在书店里,我们得以跟志同道合者连结,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也可以和相异的人打照面。每次去序言书室,我总是会留意到一批可以归类为本土派的右翼着作,都放当眼处。平常我们往往宁可躺在安舒的同温层,不去看那些可能激怒我们的言辞;可是在这里,我们或者愿意拿起书,试着看看他们的话语。书店虽然是岛,但并不自闭,它欢迎海面所有大船小舟,愿意向许多未知的他者张开自身,实在是一座宽广的岛呢。

* 转载自IndieReader 试刊二号


上一篇:
下一篇:

博览奇趣科技|知名当下|家居视点|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